365沙巴体育进不去|沙巴体育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你的柔情似毒藥

更新時間:2019-12-06 16:57:38

你的柔情似毒藥

你的柔情似毒藥 抹茶控 著

連載中 許南煙霍廷深 神怪小說 逆襲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幽默搞笑小說 囚禁小說

《你的柔情似毒藥》男女主角為許南煙霍廷深,是抹茶控所著的現代言情小說,正在微閱云火熱連載中。全文講述了許南煙把自己整個青春年華都用來祭奠對霍廷深的暗戀,她深愛著他,刻入骨髓,她甚至以為,自己的后半生都會跟這個男人有所牽連。直到,她深愛的人把她親手送入了監獄。

精彩章節試讀:

“爸,人不是我殺的,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殺的……”

許南煙跪在許宅的大院里,堆砌在地上的雪,幾乎漫過了她的腰身。

父親沒作聲,就那樣居高臨下的冷冷地看著她,模樣一夜間蒼老了不少。

半晌,動了動唇角說了句,“南煙,你招惹誰不行,偏偏去招惹霍廷深!”

許南煙被父親質問的默聲。

在這一刻,她忽然覺得自己往日里那些信奉為神祗般的愛情,荒謬且可笑。

門外警車的鳴笛聲一陣陣傳來,聲音越來越刺耳,許南煙知道,自己這場牢獄之災,怕是躲不掉了。

許宅的宅門跟別墅的房門同時打開,十多個警察從宅門外沖了進來,人群最后,站著冷清著臉的霍廷深。

許南煙下意識的蜷縮身子,整個人抖的像篩子一樣。

“霍總,南煙她……”

父親終究是不忍心,上前一步,試圖找尋回旋的余地。

“許總,您也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過來的人,應該知道,在商場上能站住腳是多么不容易,俗話說,慈母多敗兒,慈父也一樣,我這是在替許總清理門戶!”

霍廷深冷眼旁觀,明明三十歲不到,氣場卻完全勝過了年過半百的父親許世杰。

許南煙跪坐在地上,看著昔日里高高在上一身傲骨的父親為了自己卑躬屈膝,一雙過分白皙冰涼的手抻了抻,扯過父親的褲腳,抬眼,雙目婆娑,“爸,你別求他!”

許南煙的話,惹得霍廷深一陣譏笑,半蹲下、身子,鉗住她凍得發青的臉,嘲諷,“不求我?不求我你就是死路一條,懂嗎?”

“就算是求了你又如何?難道我就不用死了嗎?”

許南煙咬著下唇,似隱忍,實則是已經無望。

許南煙的問話,石沉大海,霍廷深沒給她回應,向站在身后的人擺了擺手,聲音溫涼,“還不把許大小姐帶走?”

聞言,匍匐在雪地里的許南煙,想動彈,卻被身后的警察鉗住手臂,一雙冰冷的手銬帶在腕間,刺骨冰涼。

許南煙被從后拖著離開許宅大門,她雙眼空洞,直直的盯著她身子劃出的小路,小路盡頭,是被白雪灑滿肩頭的父親。

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獄!

——這句話很好的描述了許南煙的現狀。

在她十六歲以前,家境優渥,父慈母愛,似乎上天把所有的眷顧都給了她,可是不過是短短一天,一個生日的時間,一切都變了!

她成了殺人兇手,她整整愛慕了七年的男人,成了送她進監獄的罪魁禍首。

直到被拖進牢房的角落,許南煙都不相信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是真的,她不斷的拍打著緊鎖的鐵門,直到同牢房內的幾個人嫌她煩了,扯著她的頭發把她揍了一頓,她才躺在水泥石的地面上消停下來。

入夜。

稍稍安穩下來的許南煙在陰冷潮濕的單人床上輾轉難眠,翻了幾下、身子,惹得自己下鋪的人頻頻不滿,咒罵了幾句。

她抬眼,入目的是巴掌大的小窗,窗外是一輪看起來孤寂冰涼的彎月。

還來不及自我嘲諷,監獄的房門忽然打開,進來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獄房內的四個人都一個激靈起身。

兩個男人在四個人臉上掃視了一眼,上前,走動許南煙面前,一伸手,扯著她的衣領,連拖帶拽從床鋪上拽了下來。

許南煙睡得是上鋪,但是拽扯她的人卻絲毫沒有顧念,直直把她摔在了水泥地板上,手臂劃過鐵窗的欄桿,留下一道血痕。

“是霍廷深嗎?”

這是許南煙從地上起身唯一的問話。

扯著許南煙衣領的男人僵硬了下,沒應答,繼續手下的動作把人拖拽出門,帶到了另一個房間。

新的房間,跟剛才簡直是天然之別,溫熱的暖氣忍不住讓人身上的每一處毛孔都舒展開,今天白天剛見過的男人,如今猶如一尊雕像,身子嵌在沙發里,手指間夾著一根明明滅滅的香煙。

“跪下!”

許南煙杵站在地上,身后傳來厲聲,緊接著,就是膝蓋處被人從后狠狠踹了一腳,整個人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許南煙,在你對小曼做出那種事的時候,你心里有愧疚嗎?”霍廷深吐了口煙卷,聲音平淡,就像是普通的閑話家常。

“霍廷深,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問我這句話,不覺得有些多余嗎?”

許南煙抬頭,臉上掀起一抹嘲弄,一整天的恐懼忽然就散了——都成了階下囚了,難道還有什么比這個還悲涼?

話落,霍廷深的身子倏地前傾,冷冽,“你的意思是到現在為止,你還不覺得對小曼有絲毫愧疚?”

‘人不是我殺的,我為什么要有愧疚??’

——許南煙怒火中燒的想著,但這句話終究是卡在喉嚨里,沒說出來!

“許南煙,你就是從小被嬌慣壞了,你還不知道吧?今天你入獄后,你爸就腦出血住院了,如今許家的家業怕是都落到你那個繼母跟同父異母的哥哥手里了……”看著許南煙慍怒的樣子,霍廷深不怒反笑。

“霍廷深,你卑鄙!!”許南煙咬著牙槽,憤憤地開口。

“我卑鄙?你們家的家事,怎么能說我卑鄙?”霍廷深笑笑,起身,走到她面前,附耳,譏笑,“你爸直到住院前還在不竭余力的替你開罪,可惜,被你繼母下了藥!”

霍廷深話畢,挺直脊背,大笑。

許南煙癱坐在地上,指甲嵌進掌心。

她早知道,她那個繼母跟哥哥早被霍廷深收買了,只是她沒想到,他們居然……

“許南煙,今天你繼母找到我,用許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求我,求我讓你在獄中身敗名裂,即使出去,也不能撼動到她兒子的地位,你猜,我替她想了什么辦法?”

霍廷深站在許南煙身側,提唇,一臉戲謔。

聽著霍廷深侃侃而談的話,許南煙不答,只是苦笑。

那個女人死了,她在入獄的那刻早已身敗名裂,這些人的作為,簡直就是多此一舉!

見許南煙不答,霍廷深側目,自顧自的開口,“你不是一直以來都很想爬上我的床嗎?如今,我就滿足你!”

話畢,他直接伸手猛地提起了許南煙的身子,一把扯開了她身上的囚服。

……

次日。

A市各大頭版頭條紛紛都是許氏大小姐入獄都不知檢點,淫禍監獄……

緊接著,就是許氏宣布跟許南煙斷絕關系,落款,是父親許世杰的簽字!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逆襲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幽默搞笑小說
  5.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

回復你的柔情似毒藥或者回復書號5054 閱讀全文

×
365沙巴体育进不去 安徽快三开奖 篮球比分90v 青鹏棋牌斗地主 四川快乐12前三直选遗漏数据 500彩票网 排列3中奖计算公式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技巧 时时彩 杭州边锋靠啥赚钱 福彩20选5中奖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