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沙巴体育进不去|沙巴体育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玄幻 > 雙城戰記

更新時間:2019-12-06 16:57:44

雙城戰記

雙城戰記 海齡 著

連載中 鴻雁吳剛 宅斗小說 神醫小說 報復小說 軍婚小說 戀愛小說

《雙城戰記》男女主角為鴻雁吳剛,是海齡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正在有書閣火熱連載中。全文講述了海妖重現、海嘯席卷,平靜漁村中的日子被一朝打破。天災人禍,家破人亡的少年僥幸存活,卻被卷入了三大勢力的明爭暗斗之中……

精彩章節試讀:

最初的人類是從哪里來的?有的人認為人類不過是一群幸運的猴子進化來的;有的人則認為人類不過是造物主們眾多失敗的作品中的一件;甚至還有人認為這個世界上的人類不過是其他世界人類的后裔,這個世界的資源枯竭了,他們便會去其他的世界,人類不過是各個世界的旅行者與掠奪者。不管哪種說法,誰也沒法證明他的正確性,也沒有人有證據否定別人的錯誤,相比這個世界的,甚至是宇宙的年齡,人類的年齡實在是微不足道。

濃重的夜色像是一床厚重的棉被蓋在了海面上,使得波濤洶涌的大海變得更加神秘詭譎,月光時不時從云縫中探頭探腦一般的灑向海面,像是屹立云端的天神在尋找他不慎掉落在這波瀾壯闊的大海中的遺珠一般。海浪日復一日的沖刷著海邊的礁石,早就將它們的棱角磨平,變得光滑如鏡。礁石上坐著一個的中年人,單單從他那爬滿皺紋的臉上很難讓人相信他只有四十來歲,歲月似乎對他格外吝嗇。身上那年代久遠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與樣式,似乎本就是一根根破布條拼湊成的。伴隨著海浪的拍擊,一陣陣海風吹過,讓人不禁擔心他那略顯瘦弱的身軀會不會像身上的破布一般散落。散亂的長發在風中隨意擺動,幾乎沒有血色的嘴唇不停翕動,口中念念有詞,目光動也不動的望著大海,那神情不知道是在期待還是害怕。

也許是風浪太大,也許是耳朵不靈了,以至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小男孩摸著黑坐到了他身邊他都沒有覺察。男孩的淺藍色的衣服上打滿了補丁,洗的卻很干凈,成天的風吹日曬,已經有些發白,濃密的淺褐色頭發簡單的扎在腦后,眼睛又大又亮,即使在這樣的夜晚,依然遮蔽不住他眼睛中的亮光。他眨了眨星星般的眼睛,坐在了男人的旁邊。

“瘋子叔叔,講個故事吧。”

“好!”男人還是一動不動的望著大海,沒有看男孩一眼。

“相傳,在創世之初,并沒有人類的存在。世間的萬物都依照眾神的意圖按部就班的出生、生長、死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充滿生機卻又單調平靜。直到有一天諸神們發現自己開始擁有了感情,這對于需要用冷靜,甚至冷漠的態度來維護世界秩序的他們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災難。于是他們決定創造一種全新的生物,將自己的感情轉移到這種生物的體內,好讓自己繼續保持神該有的冷漠姿態。就這樣,掌管世界生靈的女神按照諸神的模樣塑造了最初的人類。

起初,他們對于造物主始終保持著絕對的虔誠。

然而沒過多久,事情就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回歸正常的造物主們發現他們的感情在人類身上漸漸的失去了控制,原本簡單原始的感情漸漸的發生了扭曲,一部分人類開始變得渴望叢生,他們貪婪、自私、狂妄、暴虐成性,遇到的一切東西都想占為己有。隨后更為可怕的情況出現了,這種扭曲像是瘟疫一般從很小的一部分人慢慢的擴散到了大部分人類 。他們甚至開始懷疑造物主的力量,一些狂妄的人認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眼看人類已經走向了不可挽救的地步,造物主們決定徹底放棄人類這一失敗的創造物了。但是關于如何處置,諸神還是發生了一點小分歧。他們中溫和的那部分認為應該將人類置之不理,反正遲早有一天會自食惡果,根本不用他們來費心;暴躁的另一部分則覺得人類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他們褻瀆了神靈,那么必須遭到懲罰。

最終,暴躁的大神們說服了溫和的造物主,諸神決定懲罰人類。但是高高在上的造物主們始終保持著自己的高貴,根本不屑直接與人類動手,取而代之,他們創造了更多生物,對人類來說簡直是怪物的生物,一些完全沒有感情的怪物,他們有的只是嗜血和殺戮,主宰他們的唯一情感就是毀滅。完成了這最后的懲罰,諸神便匆匆離開,趕往其他世界。

諸神的懲罰已然降臨,而人類卻還在為了彼此的利益互相殺戮。世界各地出現的怪物在他們看來不過都是對方耍出來嚇唬人的魔法。直到后來人們才慢慢發現,這些怪物根本就不分敵我,在他們的眼中,似乎一切生命都是他們的敵人。一些人開始呼吁自古就仇殺不斷的幾大王國暫時放下自己的仇恨,一起對付人類共同的敵人。但是狂妄的領袖們從來就沒有正視過眼前的災難,他們都認為自己一國之力足以抵擋那些怪物。松散的人類世界始終沒能形成一個統一的聯盟。

沒過多久,海里的巨人和海妖們襲擊了位于大陸南邊,海崖上建造的水國云澤,巨人們巨大的身軀以及海妖那怪異的魔法讓云澤很快便變成了一攤廢墟,甚至沒有幾個活人能從那里跑出。緊接著位于大陸腹地的山國巨石也被樹妖和精靈們一夜之間夷為平地。

人類的領袖如夢方醒,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事到如今只剩下聯盟一條路可走了。人類聯盟組成了一支精英隊伍來保衛自己的家園。然而強大的敵人和他們那聞所未聞的魔法還是讓人類接連的慘敗,無數城市毀于戰火之中,幾大國家陸續滅亡,人類文明僅剩最后的兩個城市——天空之城和大地之城。隊伍中的真正的精英也已經所剩無幾,大多數人都是后來拼湊而來的。整個人類文明走到了消失的邊緣,世界都彌漫著一股死亡的氣息。僅剩的兩座城市里的幸存者們也都開始相信了,他們的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在絕望的煎熬中,一個月過去了,意外的是諸神的惡魔們并沒有繼續的進攻人類所剩的城邦。兩個月過去了,周圍還是那么平靜,甚至比惡魔們到來之前的時候還要平靜。

最初的絕望把所有人都變成了行尸走肉,而如今顯露的希望卻又讓人們重新找回了思考的能力。在度過了最初的驚恐之后,領袖們決定由一部分膽大的人組成一支隊伍,出城去一探究竟。

人們已經將自己鎖在城中兩個月了,誰也不知道外面都發生了些什么事情。這時候出去無疑是送死。然而等下去左右也是個死,還是有很多人自愿出城去偵察一番。。

這支十來人的小隊出城沒多久便發現一件令他們大喜過望的事情,冥冥之中似乎自有一股力量左右著人類的命運,一股連造物主都無法掌控的力量。所有人都明白這是上天賜給了人類一個生存下去的機會……”

男人仔細的講著自己的故事,男孩聽著故事,更多的時候則在和睡意做斗爭,腦袋剛一垂下,他便猛然驚醒過來,使勁搖晃兩下腦袋,努力把眼睛睜的大大的,似乎在向男人極力證明自己并沒有看起來的那么困。然而沒過多久,他那腦袋又垂了下去,他只覺得自己的眼皮比那海中的大魚還要沉重。斗爭了一會,終于沒能戰勝它,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和煦陽光灑滿大地,男孩從睡夢中醒來時天已經大亮,原本坐在身旁的男人也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個奇怪的,甚至有時有些瘋癲的男人差不多是一年前從大海上漂過來的,他抱著一跟桅桿一般的圓木。沒有人知道他這樣在海上漂了多久,沒有人問,他自己也從沒說過。他剛剛被村子里的人救上岸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了,空洞的眼睛里幾乎毫無生氣,既沒有感謝救他的人,也沒有要吃喝,只是搖搖擺擺的一個人走到海邊。起初村子里的好心人會拿出食物給他吃,可是每次送來的飯菜第二天原依舊封不動的放在原處,漸漸的,大家都認為他是一個瘋子,也沒有人再去關心他,漸漸地似乎也都忘記了他的存在,只是在茶余飯后,大家偶爾會談論起他來,而最讓人們好奇的是,他是如何活下來的。

這一年里他幾乎沒有與其他人交流過,只有這個男孩從男人來的第一天就對他產生了十分濃厚的興趣,后來他發現男人夜里總是坐在海邊的同一塊巖石上。他開始會坐在離男人十來米遠的地方,睜著大眼睛看著他,慢慢的越坐越近,直到坐到了男人的身邊。突然有一天,男人對他說

“想不想聽故事?”

“想,當然想。”男孩又驚又喜。

從那以后的一年多里他倆每夜都會在海邊的巖石上坐坐,一個講故事,一個聽故事,一講便是一年的時間。然而,男人卻從沒有這樣不辭而別,突然的消失。

男孩四下仔細的找了找,并沒有發現男人。呆呆的望著海面出了會神,便要轉身回家。卻見海面上出現個船影,男孩停住了腳步,本已經破滅的希望隨著這艘船的到來,放佛又重新點燃。不多一會,船接近了岸邊。饒是隔了幾十丈遠,男孩依舊能夠感覺的到那船身的巨大。主桅桿已經折斷,船身上幾乎沒有一處是完整的,有的地方像是被一個巨大的鐵錘砸開,有的地方四周發黑,又像是被火燒開的一般,船帆就像是男人身上的破布一般隨便的掛在歪斜的桅桿上。若非親眼所見,男孩怎么也無法相信這世界上有這么大的船,更加無法想象的是,如此破爛的船居然能在風詭云譎的大海上航行。盡管如此,從船身上殘缺不全的裝飾來看,還是不難想象它當初的輝煌。船頭掛著一面金色的大旗,旗桿也已經歪斜。整個船只在海浪的拍打下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廣闊的大海吞噬。

男孩不覺看呆了。他們整個村子最大的船,也是他長這么大見過最大的船了,那也只不過能裝下幾十個人而已,他甚至懷疑這船是傳說中海巨人所乘。

在離岸邊還有十來丈遠的地方,大船停了下來。

從甲板上拋下來了幾只小船,甲板上的人跟著攀下小船上,向岸邊使了過來,船上有些人還在不停的回頭張望,似乎這大海真的會吃人,以至于他擔心自己一不注意便被吞沒了。

等小船靠近,男孩才看清這群人,全部都穿著盔甲,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人比一般的人要高出兩個頭還多,頭盔被鋒利的刀鋒整齊的劈開,一半掛在腦袋上,另外一半已經不知去向。chiluo的上身青一塊紫一塊,但是卻很少有流血的傷口,唯有左邊大腿上的傷口爬滿了血跡,背后背著一把一人長的重劍,看起來就十分沉重,但是他背著似乎不怎么吃力。身后跟著七、八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的盔甲是完整的。他們拖著沉重的腳步吃力的跟在領頭的大個子身后。

大個子走到男孩身邊,這個時候男孩才發現這個人已經六、七十歲了,臉上寫滿了滄桑,然而一雙眼睛卻精神十足,充滿了威嚴。男孩只看了他一眼,便不自覺地低下了頭。

“這是什么地方?”老人的語氣中略顯疲憊。

“馬家村”男孩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村長在哪?帶我去找村長。”老人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威嚴,讓人不得不照他說的去做。

馬家村是個很小的村子,二十來戶人家全部都是祖祖輩輩居住于此的漁民,房屋毫無規矩的隨意放置,最里面住著老一輩,年輕人成家了就在外圍另起屋檐,中間自然形成了從橫交錯的三兩條小道,沿著中間的一條小路進去,走過兩戶人家便是村長家了。一間上了年紀的小木屋。

老人和男孩一行人進來的時候,村長正坐在屋子中間的一張小木桌邊,一手拿著煙斗,一手搭在額頭上。桌子上放著一個破舊的茶壺,和幾個擦的很干凈的杯子。除此之外整個屋子里就還剩下一張床,床單和被子雖然破舊,但還是整齊的疊放在床頭。在他旁邊還坐著一個普通漁民打扮的男人。

一看到他們進來,那漁民打扮的人立即站了起來,一手指著他們,目光在老人和村長間不停的搖擺。

“就是他們,從那大怪船上下來的人,那船足有鳳凰城那么大。”馬家村隸屬于大梧城的勢力范圍,而在這大梧城的北邊,有座山丘,山上的樹葉到了每年春秋兩季,便呈顯出鮮紅色,漫山的紅色樹葉,讓整座山丘看起來放佛是一只涅槃的鳳凰,人們便稱這山為鳳凰山,而大梧城也習慣的稱其為鳳凰城。如果他真的去過就會發現,這船甚至還沒大梧城的城墻高大。

村長微微皺了皺眉,對男孩道:“鴻雁,出去玩去。”

盡管不情愿,但是鴻雁還是乖乖的出去了。

“你們是什么人?”村長的目光轉向了老人。

“你就是村長?”老人反問道。

“是,你們是什么人?”

老人沉吟了片刻:“好,聽著,馬上集合村民離開這里,海巨人和海妖馬上就要追過來了。”

“海巨人,哈哈,長這么大海從來沒聽說過什么海巨人。村長,我早跟你說過,這些人有問題,哪會有什么海巨人?原來是一群瘋子”一邊的漁民滿臉自信的嘲諷道。

“你們是什么人?”馬村長并沒有理睬漁民,而是又重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老人一言不發,盯著馬村長的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來。

他身邊的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身上的盔甲已經殘破不全,臉上堆滿了焦急和恐懼,

“馬村長,我們是天淵城的戰士,這位是我們的將軍,韓坤艮韓將軍,我是將軍手下的一個隊長,吳剛。一個月前我們接到消息,一百年前被鎮壓的海巨人和海妖又重新出現了,我們被派出來一探究竟,誰知剛出海我們便被海妖偷襲,一起出來的五艘船現在就剩下這一艘,幾千個兄弟現……”

“我知道了。”馬村長打斷了吳隊長的話。轉過頭去對著一臉驚愕的漁民,吩咐道:“虎娃,快去通知大家,收拾收拾趕快離開,時間緊迫,不方便帶的東西都丟掉罷,快。”

“可是,他們說的……”虎娃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但還是不愿意相信吳隊長的話

“快去,什么都別跟大家說。”平日里和藹的馬村長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逼人氣勢,老皺的臉上也泛出了紅光。

站在一旁的韓將軍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馬村長,他身上突然冒出的一股氣勢讓他覺得似曾相識。

很快,村民門都集合到了村長家門口,虎娃果然什么也沒和大家說,只是通知大家村長要求大家趕快離開此地。也正是因為虎娃什么都沒有說,人們才沒有收拾行裝而僅僅是聚集到了村長家門口。

“好端端的為什么要走?”幾個漁婦抱怨。

“會不會是海盜又要來了?”有人猜測。

“怎么可能,從村長來到這里把海盜趕跑后,十多年來還有誰敢來我們這里搶劫?”老人們很快排除了可能。

“那可說不定,村長現在這么老了,說不定……”年輕人沒有見過老村長當年的神勇,自然多半是懷疑。

馬村長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人群中果然沒有人再說話了,即使是叛逆的年輕人。

“十多年了,老哥哥,老姐姐們,我馬化龍是什么樣的人你們還不知道嗎?快走吧,以后你們自然會明白的,現在沒時間解釋了,快走。”馬村長用堅定而又懇求的目光看著大家。

不太傻的人基本上都感覺到了危險要來臨了。

“好,你老哥就是讓我們去蝙蝠洞我們也跟著走了,都散了吧,回家準備去吧。”

村里幾個耆老作出了表率,有個幾個年輕人本想弄出點花樣來,現在也只好乖乖的聽話了。

“不…好…了,大家…大家…快躲起來,他們…他們來了。”鴻雁從海邊邊跑邊喊,身后的海水像是煮沸了一般。

馬村長怒道:“什么來了?”

鴻雁跑到人群跟前,不停的喘著氣:“海…海…。”

“海什么海,海浪來了又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馬村長打斷了鴻雁的話。

“可是…”鴻雁的小臉憋的通紅,還在噗噗的喘著大氣。

“可是什么?從小在海邊長大的人還怕海浪?還不快進屋收拾東西,跟大家一起出發。”

鴻雁低下了頭,跑進了屋里,他還從沒有見過馬村長發這么大的脾氣。

鴻雁姓成,是十五年前跟馬村長一起從海上來到馬家村的。馬村長本來并不姓馬,只是由大家推他當村長的時候改的,而據馬村長說成鴻雁的父母在十五年前突然的先后死去。因此村里的人都認為他是災星,僅有的幾個小孩也不愿意跟他玩。小小年紀的他只有個馬村長相依為命。

生活的艱難難得的沒有磨滅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強烈的好奇心。把韓將軍帶到村長家里后,他并沒有走開,而是悄悄的躲在門外偷聽。直到聽到虎娃要出門了,他才急急忙忙的跑開。邊走邊琢磨著剛才吳副官的話。一邊小聲的嘀咕:

“原來真的有海妖,海巨人啊,原來瘋子叔叔講的故事都是真的。”

不知不覺便走到了經常和瘋子叔叔坐的地方,才發現海水今天不太一樣,海面上并沒有什么風,然而海浪卻異常的活躍,用力的拍擊著海邊的巖石,一陣陣怒號讓人感覺巖石隨時會碎裂一般。

成鴻雁猜想海水這般異常,只怕是襲擊要來了,趕忙跑向了村子里。

說收拾行李,其實這些年來他和村長一老一少根本就身無長物,僅有的財產便是那一桌三椅和一張床了,能攜帶的全部行李就是身上的這身衣服了。

成鴻雁進屋后,馬村長把隔壁的李老二叫到一邊,塞給他一個袋子,然后對他耳語了幾句,只聽的李老二滄桑的臉頰似乎泛起了光芒,說不出是激動還是驚訝。韓將軍掃了他一眼,便也不再看他。

馬家村本就是個小村落,很快所有人都收拾好了行李踏上了他鄉之路。這一路上的人雖然不多,卻也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在災難面前人類的本性再也無處躲藏,盡管這災難可能僅僅是風聲鶴唳。愛財如命的人行李比其他人要大的多,以致于腰都被壓彎了,說來也奇怪,短短的一會功夫,他們居然能把整個家都收拾到行裝里;生性豁達的人并沒有帶走太多的行李,在他們眼里身外之物并不能影響他們的心情,在他們看來這近似于逃亡的遷移也和旅游差不太多;好奇心重的人,一會左看看,右看看,一會低著頭出一會神,一會露出狡黠的微笑,一會卻又眉頭緊鎖;最特別的還是上了年紀的人們,他們似乎并不像他們自己日常所說的那般——活夠了,對這似有似無的災難卻異常敏感,邁著搖晃的步伐疾步前行,生怕被年輕人落下。

韓將軍掃了一眼人群,憂心忡忡的嘆了口氣:“吳剛,你帶上幾個兄弟保護村民們撤離……”

“不!將軍,您先撤,我帶人留下來抵擋他們!”吳剛心里也很清楚,危險的地方并不是前面,而是身后洶涌的大海。

“這是命令!怎么?我的命令你也不聽了嗎?”韓將軍怒道

吳剛低下了頭,激動地滿臉通紅,眼睛里滿是血絲:“可是,將軍,您……”

“這封信,把村民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以后一定要想辦法將這信交到大梧城金城主手中,再想辦法交到萬將軍他們手里,現在看來海路是走不了了,你得另想辦法了。”

盯著老將軍一雙大手遞來的信,吳剛一時間竟怔在了當地。

“聽著,死比活著簡單多了,以后你的任務還重著呢,我老了,簡單的事情就交給我吧。走,快走!”

“是!”吳剛用顫抖的雙手接過信件,小心的放在身上。然后將右臂平放在胸前,對韓將軍敬了最后一個軍禮。韓將軍回了他一個軍禮后,便轉過身去,望著海面一言不發。吳剛擦了擦眼眶里的眼淚,轉身帶著兩個士兵跟著村民們出發了。

韓將軍望著海面,似乎是在出神。馬村長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他的旁邊,他并沒有跟著村民們一起離開。

“我知道這次你一定不會逃了。”對于馬村長的出現,韓將軍似乎并沒有感到意外。

“我知道你在屋里就已經認出我了。”馬村長并沒有肯定。

“沒想到十五年前的遺憾十五年后還能彌補。”韓將軍看了馬村長一眼。

“一轉眼已經十五年了。”馬村長略顯激動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就那樣并肩站著,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戰爭。

猜你喜歡

  1. 宅斗小說
  2. 神醫小說
  3. 報復小說
  4. 軍婚小說
  5. 戀愛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雙城戰記或者回復書號5041 閱讀全文

×
365沙巴体育进不去 彩票大赢家七乐彩走势图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技巧 中国竟彩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 排列五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搜索如何帮企业赚钱 南粤风釆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牌九